愧。光速爬墙,产出随意(。)

某个决定(小王子同人)

○这一天,小王子做了一个决定。○

起初,只有一层花瓣的玫瑰枯萎在玻璃罩里,蔫缩,粉碎,用不着老虎或是熔岩,杀害她的是时间。
然后,在他坐着看了第四十五次日落的当儿,一颗种子冒冒失失地跳上这星星,怯生生地钻出土地来,颇有一举独占这小世界的架势——但它只是停在膝盖的高度,然后不动了,躲在绿色外壳里为挑选颜色发着愁,最后轻叹一声在日出时醒来,伸一把懒腰。她睁开眼,看向他。
他没有告诉她名字,他从没费心去给自己起一个,而她也没问——就好像她也没问他为什么纯熟于照顾一朵初生的花:她还年轻,将一切事物视为理所当然。她安坐在玻璃罩里,贴着他臂弯和胸口。
这不公平,她想,他没预兆地要她一同来一次远行,但没...

Asling

【论坛体-微名夏】主题:照片上这个和名取先生一起的人是谁?!

意外地找到了一年多以前的这一篇。那时候因为很想看看旁人对于角色的相处会是怎样一种看法,于是冒昧写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初次写这种文体,请多指正(鞠躬)

想要模拟一下粉丝们的反应,所以作为一个闲谈帖,内容会很跳脱的……没有主线,没有剧情

不太有意思(侧目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<长明灯与玫瑰园-名取周一粉丝论坛>


[闲谈]主题:照片上这...

倒影\海边乐声

猫(短打 欧尔麦特视角相泽)

    实验性段子。

-

    那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习惯呢,在突然某一个荒唐的时刻,下意识地将什么人与动物作比。他不知道这个坏习惯应该怪谁,是因为自己时值中年仍未能摆脱狂笑与孩子气,还是因为班级里有那么多的动物人形?
    不知道。总之某些时候,他觉得爆豪胜己像狮子,狂怒地又冷静地大吼,用烈焰宣誓领地; 他的爱徒,绿谷出久则是鹰或者蛇,悠游着静息着,暴起狠击能吓退闲杂鸟兽;或者上鸣电气,或者——
    猫。相泽消太是猫。
    这个时候突然...

艾达。

自己的拟人与私设:艾达、乌鸦、白鸟艾达。

名为莫比乌斯的小径。
——她的命运,他们的命运。

© 梧桐叶泛黄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