愧。光速爬墙,产出随意(。)

艾达。

自己的拟人与私设:艾达、乌鸦、白鸟艾达。

名为莫比乌斯的小径。
——她的命运,他们的命运。

破浪。

六月份的

《对峙》
纠结于背景该上什么颜色,于是干脆不上。

一个名夏小段子

大概写了一下自己对于两人关系的一点看法吧
下意识觉得名取有点像父亲,可是他真的没那么老啊(。)
可以理解为两人一同外出或是其他什么原因而睡在同一间(不是同一张床!)
感觉名取是那种喜欢挑这种奇奇怪怪的时机来套话的人hhh很困的时候回答问题大概没法细想吧,脱口而出的大概就是原本的想法了(当然,也可能是胡话啊不是吗。)另外,被问话的人第二天醒过来估计对这件事就没多大印象了_(:з)∠)_
----

“那么,我有个一直好奇的事,夏目能不能给我解个惑呢?”

名取轻轻的声音从别的地方飘来,好像在千里外遥遥呼喊,又像在耳边低语。我是睡糊涂了,夏目迷迷糊糊地想,名取先生什么时候喜欢在别人快睡着的时候谈话了?...

关于成为除妖师的变迁(名&夏)

大概是名取和成为除妖师的夏目再相遇的事。
都这样说了就肯定没有叫人愉快的成分。
只是个段子。
-

名取再一次遇见夏目的时候,是在一场除妖人宴会上。事实上离夏目高中毕业、顺理成章地离开那座小镇那时也才过去三四年罢了——那其实无关紧要,毕竟名取的活动范围其实也从来不在那里。

那本来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,当年名取也不是没有冒冒失失地带着夏目参加过几次这样的宴会。何况在他乡偶遇故交,本是件叫人高兴的事。

不过这次让名取愣在原地的事实是,夏目这次是独自前来的——更准确地说,是被邀请的,以除妖师的身份。

夏目贵志,近来声名鹊起的后起之秀,一向以独来独往的形象示人,甚至连式神都不曾被人见过——倘若他...

《御香》(伪的夏)

《御香》

*的夏

*只有相处,没有爱情,没有爱情,没有爱情

请见后记碎碎念。

*所有和妖怪有关的包括咒语之类的全是瞎编的。

*文笔小学生。难免ooc,请注意。


这是一成不变的生活中的某一天,天气晴好正适合外出漫步。这时正是临近傍晚,我们的主角——诚如诸位所知,平凡而又不那么平凡的现高中生夏目贵志——正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森林中有条通向住所的捷径,而他正一边将买来的调味料往挎包里塞,一边走进了森林。

这不过是没有什么新意的日常图景,这个故事也大抵读到这里就应结束。

当然,事情也本应如此。

“哦呀,夏目君。真是巧呢。”

他深受惊吓地抬起了头,看见对方侧身站在小路通往...

依旧是微名(→)夏的一个小段子。
lof老说我有敏感词,无奈。

© 梧桐叶泛黄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