愧。光速爬墙,产出随意(。)

猫(短打 欧尔麦特视角相泽)

    实验性段子。

-

    那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习惯呢,在突然某一个荒唐的时刻,下意识地将什么人与动物作比。他不知道这个坏习惯应该怪谁,是因为自己时值中年仍未能摆脱狂笑与孩子气,还是因为班级里有那么多的动物人形?
    不知道。总之某些时候,他觉得爆豪胜己像狮子,狂怒地又冷静地大吼,用烈焰宣誓领地; 他的爱徒,绿谷出久则是鹰或者蛇,悠游着静息着,暴起狠击能吓退闲杂鸟兽;或者上鸣电气,或者——
    猫。相泽消太是猫。
    这个时候突然...

艾达。

自己的拟人与私设:艾达、乌鸦、白鸟艾达。

名为莫比乌斯的小径。
——她的命运,他们的命运。

破浪。

六月份的

《对峙》
纠结于背景该上什么颜色,于是干脆不上。

一个名夏小段子

大概写了一下自己对于两人关系的一点看法吧
下意识觉得名取有点像父亲,可是他真的没那么老啊(。)
可以理解为两人一同外出或是其他什么原因而睡在同一间(不是同一张床!)
感觉名取是那种喜欢挑这种奇奇怪怪的时机来套话的人hhh很困的时候回答问题大概没法细想吧,脱口而出的大概就是原本的想法了(当然,也可能是胡话啊不是吗。)另外,被问话的人第二天醒过来估计对这件事就没多大印象了_(:з)∠)_
----

“那么,我有个一直好奇的事,夏目能不能给我解个惑呢?”

名取轻轻的声音从别的地方飘来,好像在千里外遥遥呼喊,又像在耳边低语。我是睡糊涂了,夏目迷迷糊糊地想,名取先生什么时候喜欢在别人快睡着的时候谈话了?...

© 梧桐叶泛黄 | Powered by LOFTER